首页 > 机构动态 > 博爱故事

红十字之父:亨利·杜南的故事⑦

发布时间:2021-02-05 作者: 来源: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微信公众号

前情提要

在《索尔费里诺回忆录》中,亨利杜南不仅描述了一场血腥的战役,他还提出了对未来的设想与建议,目的在于防止他曾在索尔费里诺战役中亲眼目睹的痛苦场景再一次重现。

图片

1863年,由5人组成的伤兵救护国际委员会在日内瓦成立,瑞士陆军总司令迪富尔将军担任主席,杜南担任秘书,其他三位成员是:穆瓦尼耶律师、阿皮亚医生和莫努瓦医生。

同年,伤兵救护国际委员会在日内瓦召开国际会议,研究战地伤兵保护的方式和方法,成立了志愿救助协会。

图片

五人委员会认为,所有国家在预测到有战争爆发迹象时,都应建立一支训练有素的“救灾志愿者”组织,储备好药品、担架和纱布等救援物资。一旦战争爆发,他们就可以立即前往战区,为各自军队提供力所能及的医疗急救服务。

图片

有一天,杜南与他的荷兰朋友巴斯汀医生发现了一个令人诧异的现象:如果一名身穿制服的军医行走在交战区,敌人会立即向他射击。即便是伤病员所在的屋舍同样也会遭受攻击,因为没有人会相信这是一家医院。杜南很困惑,医生和护士除了救人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要向他们开火呢?

图片

杜南设想让所有的救援部队佩戴一个特殊的标志。这种标志由医生和护士佩上,也将标志印在货车、救护车,以及医疗单位和野战医院的旗帜上。总之,这个标志是识别所有那些在部队,但没有参加任何战斗的人,他们不应该被攻击。这个标志使人免受攻击,赋予佩戴者一个新的身份,这被杜南称为“中立”。

图片

这个概念新得令人吃惊,国际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对此非常谨慎。不需要相应政府的承诺就能通过这样一项国际法条约的结论,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虽然一些战争的习惯法则的确存在,有些习俗就是规则,但正式的条约,迫使交战双方在引人注目的战场上改正他们以往的行为,似乎是不可想象的。

图片

1864年,为维护战争中的人道准则,瑞士联邦委员会和法国政府联合召集日内瓦外交会议,通过了国际委员会起草的《日内瓦公约》。会议敦促各国建立伤兵救护委员会,并对其中立地位予以绝对的认可。

同时,参战国应该宣布救护车和医院的中立化,官方医务人员、志愿医务人员、救助伤员的居民和伤者自己也都应是中立的。此外,采用白底红十字臂章作为志愿救护人员的识别标识。

从此,红十字运动正式得到国际公约的承认和保护。


杜南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

然而他个人的境况又是如何呢?

咱们下期再见

故事拓展

891fa709f09fb0a513adcd46d78cb255.jpg

伤兵救护国际委员会成员分别是:古斯塔夫•穆瓦尼耶、亨利•迪富尔、亨利•杜南、路易•阿皮亚和泰奥多尔•莫努瓦。

该委员会后来改名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4d5e4467bf2e95d2f48577a5a8562be7.jpg

《日内瓦公约》的签署仪式——阿曼德•杜梅里克绘。

1863年10月,由委员会召集的国际会议在日内瓦举行,会议讨论如何制定改善战地医疗服务条件的可行措施。

同时,委员会的建立和发展还推动了《日内瓦公约》和《国际人道法》的诞生。(注:《日内瓦公约》是1864年至1949年在瑞士日内瓦缔结的关于保护平民和战争受难者的一系列国际公约的总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