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机构动态 > 媒体报道

震中救援,有我贵州力量

发布时间:2019-06-19 作者:贵州都市报 来源:贵州都市报

image.png

贵州众志应急通信救援队队长苏亚携队员抵达现场

image.png

蓝天救援队在废墟里找到一名遇难者遗体

image.png

一名妇女带着儿童在临时避难所

image.png

孩子们在排队领取方便面

18日早上5:36分,夏延友成为最早进入震中的贵州救援队队员。

夏延友来自贵州蓝天救援队。他17日到达四川省宜宾市叙永县,原本是准备次日帮邻居的儿子接亲。而他的车,是主婚车,因此被漂亮的鲜花装扮一新。

不料,地震袭来,婚礼和救援之间他选择了后者,在和贵州蓝天救援队取得联系后,18日02:39分,他直接将扎着鲜花的婚车,开到了110公里外的广宁县双河镇震中救援现场。

地震发生后,贵州都市报及时派出记者赵惠、黄桂花、邱凌峰、黄芷昕组成前线报道组,18日凌晨1点跟随贵州蓝天救援队一同从贵阳启程出发赶赴地震灾区,经过7小时的跋涉,8时50分抵达地震中心长宁县双河镇。用手中的镜头、用声音、用手中的笔,实时报道救灾情况。

救援队员接亲,却把婚车开进了震区

今年是夏延友加入贵州蓝天救援队的第3个年头。“我是个体经营者,突然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在虚度人生,因为每天除了玩还是玩,我就想着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后来,在和车友聊天时,贵州蓝天救援队的邓军推荐夏延友加入了这个大家庭。而这一做,就到了现在,夏延友的工作重心,也从个体经营变成了救援。

18日早上5:36分,夏延友成为最早进入震中的贵州救援队队员。

他提前一天到达四川省宜宾市叙永县,准备次日帮邻居的儿子接亲。而他的车,是主婚车,因此被漂亮的鲜花装扮一新。

不料,地震袭来。在和贵州蓝天救援队取得联系后,18日02:39分,他直接将扎着鲜花的婚车,开到了110公里外的广宁县双河镇震中救援现场。

“婚礼和救援之间,我必须选择救援,就只能给邻居说抱歉,他也很理解。”夏延友说,来双河镇的路上雨势突然变大,能见度较低,就连婚车上的鲜花都被打落了很多朵。

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上高速封路,为了给后续救援部队探路,不熟悉路的夏延友被导航带下收费站好几次,只是为了让后续救援部队到灾区的速度快一点,再快一点。

5:36分,夏延友到达双河镇。他步行到葡萄井村,遇到消防救援人员正在搜救一所坍塌严重的房屋,从里面搜救出3名遇难者。夏延友便开始参与搜救。

这栋严重倒塌的房屋在葡萄井村八队,是一栋2层高、6间房的砖房。屋主50多岁的李秀明夫妇及六七岁的孙子不幸身亡,李秀明家其他伤者被送往医院救治。

51岁的汪荣和李秀明家做了30来年的邻居,平常两家人来往很密切。早上9点半左右,贵州都市报记者赶到现场时,汪荣告诉记者,17日晚震撼强烈,房屋来回晃动,“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吓人的事情。”

汪荣70多岁的婆婆吓得想往外面跑,她见状赶紧拉住婆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打算等地震过去再出门。“但是摇晃得太厉害,沙发都坐不稳。”后来,听到外面呼救,汪荣和婆婆出门看到,邻居家房子已成废墟。不久后汪荣得知,熟悉的3位邻居已天人永隔。

看到遇难者家属的眼神,我的眼眶湿润了

早上9点到12点,营救杜采同耗时3个小时。

有人统计了一下,仅仅在10多分钟时间里,就产生了余震24次,最大的震级达到5.3级。

王毅是贵州蓝天救援队队长。早上8点50分,贵州蓝天救援队15名队员到达震中双河镇,成为较早到达震区的救援力量。车辆刚开到鸿程驾校门口,就看到重庆合川蓝天救援队往双河镇的东街方向跑去。

双河镇东街因为老旧房屋较多,成为这次地震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

09:07,夏延友与相继赶到的贵州蓝天、重庆合川蓝天救援队汇合,一同扎入到东街的房屋垮塌救援中去。

东街25号是一栋砖木结构的3层楼房。地震造成房屋垮塌,变成一片废墟。屋主两名成年人被困,女主人在17日晚12点多获救,而男主人55岁的杜采同依旧无法脱身。

“救援难度很大。就好比一个‘汉堡包’,男子躺在二楼楼板上,胸部被三楼的楼板及房屋的圈梁倾斜处狠狠地压住,楼板和圈梁的重量加起来估计有20来吨。”王毅说。

房屋结构不稳定,再加上余震不断,随时有二次坍塌的危险。20多个救援队员在经过数次尝试,最后确定了动用挖掘机的方案。

第一次,尝试用挖掘机将圈梁直接抬升。不料,挖掘机的金属臂很滑,无法抓住圈梁。

第二次,撬开圈梁,露出钢筋,再次动用金属臂抓住圈梁里的钢筋。挖掘机向上抬升,终于成功。

遗憾的是,当杜采同被救出时,已无生命迹象。

全体救援队员脱帽站成一排,低头,默哀。

夏延友说,结束搜救后,遇难者亲属还忍着悲痛对蓝天救援队的21名队员和4名消防队员表示了感谢。“每当看到遇难者家属悲痛的眼神,我的眼眶就湿润了。”夏延友看着远处,回忆着当时的搜救场面。

一张大塑料布,为600师生挡雨

“我相信我就是我,我相信明天,我相信青春没有地平线……有你在我身边,让生活更新鲜……”

18日凌晨,一首《我相信》突然响彻双河镇双河中学上空。不知道是从哪个班开始,起初歌声很小,似乎从某一个角落里传来。但不一会儿,歌声越来越大,从一个班级到两个班级、再到三个班级……最后,变成了全校师生大合唱。

雨也越来越大,打在每个人头发上、脸上、身上……

当时已是就寝时间,但因为急于从寝室跑出来,女生们大多穿着睡衣,男生们穿着睡裤。雨水打在身上,寒冷开始袭来。

“我和其他班主任见了,担心孩子们冻感冒,想去寝室给他们拿衣服。但是,孩子们拼命阻止,不许我们去。”高二(1)班班主任刘庆说,教学楼和寝室楼都已经开裂,学生们担心他们发生危险,宁愿自己冻着,都要老师平安。

后来,余震似乎平缓了一些。刘庆打算悄悄回寝室给大家拿衣服。不料,还没走到寝室楼下,一阵猛烈的余震再次袭来,她吓得停住了脚步。而此时,她看到高二(1)班的方向,一个男生打开手机电筒,朝她焦急地飞奔而来。这个奔跑,湿润了她的眼眶……

雨越来越大,歌声依旧没有停止,然而师生们却都在打冷战。谁也没注意是什么时候,有几个家长不顾余震危险,冒雨送来了一张塑料布。

你传我,我传你,塑料布被迅速打开……“你知道塑料布有多大吗? 这张塑料布,能让全校近600名师生躲在里面,不用被雨淋。”刘庆说,由于塑料布很大,容易掉下来,有同学就用伞支撑着,互相鼓励站在雨里。

“你知道我有多骄傲吗?”刘庆说,全校师生,没有一个人受伤。地震发生时,学生们刚刚熄灯就寝,老师们也已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在没有任何人的指挥下,孩子们分成两个纵队,有序地跑到操场,前后估计只耗时几十秒。

“全校509名学生,以班级为单位,女生在里,男生在外。男生团团把女生围住,没有任何人组织,男生们自发地保护女生,大家互相加油鼓劲。只有初一个别女同学因害怕而抽泣。”而这一切,得益于学校的日常演练。

凌晨5时,奶奶突然出现在学校

每个月,学校都要举行地震演练,教导孩子们如何正确面对地震。昨晚第一时间赶到操场,刘庆和其他班主任一样,到处高声呼喊“高二(1)班”,找到自己班级后,刘庆担心得声音哽咽地清点人数。

还好,一个都没有少。全校509名学生,一个都没有少。

6月18日早上11点,学校找来三四辆30多座的大巴车,将学生们分批次分路段送回了家里。最远的学生家,距离学校有4个小时车程。

下午4点,学生全部安全到家。而老师则继续留在学校值守。

50岁的李希白是双河中学初二(1)班的班主任。17日晚10:30分,他查完学生宿舍就回家了。他家在校门外,与学校一墙之隔。

“我刚洗完澡,地震就来了,墙壁垮了下来,我拉着老婆就往楼下跑。”李希白告诉都市新闻记者,下了楼,隔壁家的房子倒了下来。一个邻居被断墙埋住,不停呼救。尘烟飞腾中,李希白与另外几个邻居冲过去,用手拼命扒拉砖石。但是,压在邻居身上的断墙太重,徒手根本无法救出。

“我突然想到学校里我那12个住校学生,于是扔下手里的砖头就往学校跑。”李希白跑进校门,看到操场上黑压压的全是学生,有的蹲着有的站着,有的紧紧抱成一团。黑暗中,李希白高声喊着学生的名字,一个一个点名,发现自己班上的12个住校生一个都不少,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静下来后,人群中传来哭声。原来,学生张圆圆家在山里,家里只有奶奶一个人,房子也是老房子,她担心奶奶的安危。张圆圆自幼失去父母,是奶奶一手将她拉扯大,她害怕失去这个唯一的亲人。

李希白赶紧掏出手机,拨打张圆圆奶奶的电话,可是手机根本没有信号,他只有不停地安慰张圆圆,说山里可能没有这么严重,奶奶不会有事。

凌晨5时许,奶奶突然出现在校门口,呼喊着张圆圆的名字。原来,地震时奶奶成功逃生,之后打不通学校老师的电话,60多岁的奶奶徒步出山,穿过无数滑坡体,摸黑找到了学校。张圆圆跑过去,抱着奶奶一阵痛哭……

10岁小孩说  要去没地震的城市上大学

天空中飘着小雨,18日21点30分,都市新闻记者一行来到双河广场安置点。

据现场的工作人员介绍,双河广场有200多顶帐篷,大概可以安置1000多名受灾群众。记者看到,现场矿泉水、方便面及面包等食物充足,受灾群众随时可以前往领取。记者在安置点走访看到,每个帐篷里有6张左右单人床,住的人数不等。

李欣宇今年10岁,上小学三年级。他所在的帐篷有6张床,住8个人。

17日晚地震发生时,他已在二楼的家里熟睡。幸好,李欣宇50多岁的奶奶躺在床上还没睡着。在感到家里左右摇晃得厉害,并伴有打雷似的响声时,她知道,是地震。下意识地,她伸手想打开床头灯。不想灯没亮,电停了。焦急之下,她迅速跑到隔壁的孙子房间,迅速将小家伙喊醒。李欣宇鞋子都来不及穿,跟着奶奶就往一楼跑。由于跑得太急,右手小手指被瓷砖划伤都不知道。小家伙在前,奶奶在后。“我跑得快,奶奶跑得慢,我一边害怕地震,一边担心奶奶。”李欣宇跑下楼时,不时回头看奶奶有没有跟上。

父母在厦门打工,家里就只有李欣宇和奶奶。18日白天,李欣宇和奶奶回家看了一下,发现家里的玻璃门已震碎,刚买的餐桌也散架了,墙壁上到处是裂缝。

“长大后,我想出去,去一座没有地震的城市上大学。”李欣宇说,这场地震和源源不断的余震,让他至今胆战心惊。